相关文章

·昔日粉煤灰摇身变成“金豆子” - 山西晚报数字报

6月8日午时,华能榆社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榆社电厂)灰场,大风刮过,刚刚还绿树蓝天的山沟刹那间灰土漫天。   四年前,山西祁宏环保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现山西省粉煤灰行业协会会长杨宏玉,正是注意到了这些废料粉煤灰对当地环境造成的危害,才凭着自己对粉煤灰的多年关注,提出解决方案,建起了将粉煤灰“变废为宝”的厂子。   2015年5月15日,一个每年消化50万方粉煤灰、生产60万方陶粒的企业——晋中市祁宏粉煤灰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正式投产。至此,榆社电厂每年50万立方米的粉煤灰,有望全部变成多个行业需要的重要材料,昔日废料现在变成了“金豆子”。

A 大山深处粉煤灰肆虐卡车驶过扬起阵阵灰尘

6月8日中午,两辆大卡车满载着灰渣,从榆社电厂南面的一条山路上驶过后,在群山间留下了一道道扬起的尘灰带。   几分钟后,卡车卸完了灰渣(也就是粉煤灰),返出了山沟。卡车卸渣的地方,位于榆社县郝北镇油坊凹一带的大山沟中,是榆社电厂的灰场。灰场深处是一道接一道的沟壑,入口处是一再加高的大坝。大风吹来,灰场刹那间“尘灰飞扬”,遮天蔽日。   榆社电厂灰场,建成于1994年,曾分别于2008年、2012年两次加高灰场的大坝。现如今,榆社电厂灰场坝高已经达到88米,总库容量为1630万立方米。按照灰场外宣传牌的介绍,目前这儿填灰430万立方米。   粉煤灰是什么东西?有关资料介绍,粉煤灰是火力发电厂燃煤粉锅炉排出的一种工业废渣。早在1914年,美国Anon就发表了《煤灰火山特性的研究》,首先发现粉煤灰中氧化物具有火山灰特性。国外对粉煤灰的研究,可追溯到1920年后的电厂大型锅炉改造,也就是从此开始,有人研究起了粉煤灰的综合利用。   粉煤灰问题真正引起人们重视是在二战结束之后,尤其是冷战时期爆发的石油危机之后。当时,许多国家发电厂的燃料结构都发生变化,加快转向以煤炭为主要燃料的进程。随着灰渣的大量排放,进一步促进了人们重视粉煤灰资源的综合利用,于是在一些工业发达国家,粉煤灰的综合利用逐渐变成了一个新兴产业。   如今,国内外粉煤灰综合利用的途径主要有加工成加气混凝土、混凝土空心砌块、保温砌块、路面砖、粉煤灰陶粒及混凝土制品等几种。

B 多方实地考察研究决定投资1.15亿建厂

今年47岁的杨宏玉,是祁县人,1987年到太原工作,后因对环保的热衷,于2008年注册资金2000万元,成立了山西祁宏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201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杨宏玉注意到了榆社电厂的粉煤灰问题,才加快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并最终决定投资上亿元,在榆社建成粉煤灰再利用项目。   2011年夏天,杨宏玉和家人到榆社旅游,晚上,杨宏玉与当地电厂的一位朋友在附近散步。聊着聊着,两人的话题集中在了电厂产生的粉煤灰废料上,得知这些年,榆社电厂一直将粉煤灰运出后囤积在了一处深沟内,杨宏玉坚持次日要去看看。   第二天,杨宏玉来到灰场,看着大风刮过连附近的山峦都难以找寻的灰场,想到一年50余万立方的粉煤灰被无效“寄存”到了这里,还可能造成危害,他提出想在榆社投资,建一家专门消化废料粉煤灰的企业。   其实早在来榆社前,杨宏玉就因周围有不少电厂的朋友而注意到了粉煤灰问题。这次榆社之行后,他立即联系懂行的朋友,先后赶往山东、内蒙古、辽宁、河南、河北等地,对粉煤灰的再利用进行咨询、考察。多方实地查看、研究、试验后,杨宏玉最终决定,投资1.15亿元建厂,将昔日的废料粉煤灰制成有着广泛用途的“石子儿”。   一听说他的想法,好多朋友都摇头。但渐渐地,周围朋友才明白,杨宏玉所说的“石子儿”学名叫陶粒,它不仅有着极强的承受力、坚韧度,还是铺路、建楼、过滤水源等都可以利用的重要材料。

C 高温烧制后粉煤灰变身多用途陶粒

杨宏玉带着自己的想法,找到榆社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并立即引起了他们的重视。   2013年6月,在民革山西省委和榆社县委、县政府的重视下,杨宏玉的企业正式选址开始兴建。按照设计,厂子主要从事粉煤灰资源综合利用的研发、生产和推广。2015年5月15日,杨宏玉的厂子——晋中市祁宏粉煤灰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开始生产。   6月8日,记者在厂房内看到,一堆堆的粉煤灰,被源源不断地运到厂子,顺着高高的原料入口进入循环生产车间。随着一个大型滚珠盘的高速运转,那些粉煤灰很快变成了一颗颗均匀的小球。在传送带的作用下,小球被送入到高温的炉体内,经过几次高温烧制以后,变成了火球,冷却之后,最终被烧制成了一颗颗坚硬的陶粒。   企业有关负责人介绍,这些陶粒既可以用作铺路的石子儿,也可以用作混凝土的原料,密度和韧度其实要比石子儿高。“别看表面是一些普通的‘石子儿’,实际上,除了铺路、盖楼外,它还被广泛应用在耐酸、耐热的各类建筑以及制作墙体保温材料、水源过滤材料等,从这个意义上说,粉煤灰真的变成了‘金豆子’。”

D 消耗粉煤灰“库存”让青山重披绿装

曾经,为最大限度地减少危害,榆社电厂建成了灰场。在灰场外的一张告示牌上,有关部门也明确谈及到了灰场同样可能带来的危害,包括边坡坍塌、滑坡以及粉尘、噪声等问题。   为此,多年来,按照环保的有关要求,当地在堆积粉煤灰的同时,必须每堆积一定数量,就在上面覆盖一定的浮土,一层层隔离。粉煤灰堆积的最上层,有关部门还加盖了厚厚的土层,并在上面种上了绿色植物。   如今,这样的层层堆积,有了彻底改观的希望。面对榆社电厂灰场,杨宏玉说他有一个想法,今后,不仅会将每年当地新产生的粉煤灰用作陶粒的生产,而且可能的话,还会将这些已经长年堆积下的粉煤灰渣山全部利用起来,让当地的青山恢复原来的绿色。

本报记者 任俊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