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山西铸造企业再现险情 产业链信托爆发危机 中信信托兑付拉响警报

本报记者 王兆寰 北京报道

    自去年山西爆发最大煤炭企业风险信托项目——30亿元的工行中诚“诚至金开1号信托”和13亿元的“诚至金开2号”两个项目后,由中国工商银行推荐且全部包销、中信信托设立的5亿元“中信?古冶集团铸造产业链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再次拉响警报。

    根据中信信托公开信息披露显示,“古冶集团铸造产业链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募集资金5亿元向山西古冶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古冶集团”)发放贷款用于“年产20万吨高端精密铸造项目一期工程”和“铸造产业链上游的黄草沟煤矿技改工程”建设。

    信托存续期间,古冶集团先后偿还1号信托受益权贷款本金1380万元、2号信托受益权贷款本金1620万元及相应利息。但受宏观经济持续下行、行业景气度低迷等因素影响,铁精粉、铁矿石等产品价格下跌,古冶集团出现了资金周转困难,自2014年8月始,古冶集团未能依照合同约定分期偿还贷款本息。

    对于如何化解项目风险,《华夏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信信托相关负责人时了解到,中信信托将继续和工行以及企业一起,协同处理风险处置事宜。目前并没有直接采取司法程序,司法程序未必解决投资者的兑付问题,现在只想和工商银行山西分行有个说法。

   

风险触发

    据记者了解,“中信?古冶集团铸造产业链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期限为2+1年,其中,1号信托受益权信托本金2.3亿元,到期日为2015年3月8日;2号信托受益权信托本金为2.7亿元,到期日为2015年3月31日。 

    信托计划项下信托受益权不分层,由工商银行山西分行私人银行部和工行总行个人金融部分两期向其行内143名投资者进行全额定向发售。

    同时,信托计划还设置了较为周密的风险管理措施:不仅有质押担保,包括古冶集团100%股权及多个矿业的100%股权、黄草沟煤业51%股权质押给中信信托。在抵押担保上,双龙铁矿、金立矿业、金达矿业、黄草沟煤业采矿权抵押给中信信托。此外,古冶集团实际控制人王见刚、王建斌、王建强及其配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中信信托业务总监冯为民介绍,经多次催收,古冶集团自2014年9月起多次向中信信托提交《迟延还款请求书》,称正积极向多家金融机构申请融资,希望能给予还款宽限期。截至1号信托受益权到期日2015年3月8日,古冶集团应偿未付1号信托受益权贷款本金2.162亿元,应付未付1号信托受益权贷款利息约2933.6万元。

    2015年3月20日,1号信托受益权剩余贷款本息的最后还款观察期已届满,古冶集团仍未归还1号信托受益权剩余贷款本息。

    2015年3月23日,中信信托发布第四次临时信息披露,宣布古冶1号信托期限延长至信托财产处置变现为止;3月31日,中信信托发布第五次临时信息披露,宣布古冶2号提前于2015年3月26日到期,信托期限延长至信托财产处置变现为止等事项及时向投资人进行了披露。

    截至记者发稿,工行、中信信托与古冶集团协商无果,兑付警报响起。

期待保守解决

    冯为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此次这款信托与以往的银信类信托有很大的不同,古冶集团是中行的客户,投资者是中行的私人银行客户,就连投资者的名字中信信托都不知道。

    “我们都不知道这个信托是干什么,就是工行的人说有个产品,收益率很高还是固定收益率,就买了,结果到现在还没有给我们本金。”一位投资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据悉,在贷款期间,为缓释贷款偿还风险,中信信托要求古冶提前分期偿还贷款本息,并要求古冶集团补充树则铁矿采矿权为抵押物,并追加北京交城山饭店有限公司为连带责任保证人。

    此外,面对经济和市场的变化,中信信托在信托贷款期间成立项目小组,开通了4条客服专线,多次前往古冶集团进行现场检查。据悉,自 2014年1月至2015年5月27日,中信信托派员前往山西93人次,共计停留125天。

    记者了解到,自2014年2月起,中信信托为保护投资者权益,已经向工行提交了6套重组方案,但未和工行达成一致。

    2015年5月12日,中信信托最新提出双方按照50%对50%比例、共同出资收购投资人信托受益权,以缓释信托计划流动性风险。2015年5月22日,工商银行山西省分行再次要求中信信托在太原金辇酒店,共同召开第二次投资人见面会。

    直至2015年6月2日,工商银行山西省分行私人银行部工作人员才以个人电子邮件方式,仅提供了古冶1号投资人联络方式,但古冶2号投资人详细信息仍对外保密。

    “目前出现兑付问题,之所以没有采取司法程序,主要还是考虑到古冶公司3000人的员工未来的生活,目前古冶集团暂时处于缺血阶段,司法程序未必解决投资者的兑付问题,现在只想和工商银行山西分行有个说法,希望用较为保守的方式将此问题解决。当然如果没有最终的结果,在抵押物充足的基础上不排除走司法程序。”

    随着信托行业的转型不断深化,信托刚性兑付不败的金身终将被打破。对此,格上理财研究员王燕娱建议,对于投资者而言,不要太看重信托公司,也不要太迷信银行推荐,最核心的东西都是信托产品本身,融资方实力、经营情况是否良好,还款来源有保障,风控措施是否完善等等。风控完善的项目即使融资方出了问题,那最坏的结果也是破产清算,处置抵押物等等,还可以保障投资者利益。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